免费追书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百科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上帝折鞭处(二)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上帝折鞭处(二)

  

军马寨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哪怕是佯装的“败退”,也是有条不紊。


整个军马寨作为钓鱼城的外城区域的部分,原本就是蒙古大军先锋部队进攻的重点,这几个月来,为了拿下军马寨,蒙古大军偷袭、夜袭,强攻等各种手段都用尽了,此刻看到军马寨的宋军“败退”,有先锋登上军马寨的城墙段,整个蒙古先锋大军一下子士气大振,大批的军士就顺着云梯,不断的涌入到军马寨中。


只是钓鱼城的外城防御都是分割好的区域,就像轮船的“水密舱”一样,并不会因为一个地方的突破而导致整个钓鱼城防线的突破,军马寨的沦陷,只是打开了钓鱼城外城的一个缺口,让钓鱼城外城的部分区域沦陷了而已,进入军马寨的蒙古军队,立刻就发现,在他们前面,还有一道依靠着山体,用条石垒砌起来的厚厚城墙等着他们去进攻。


军马寨外的云梯都还没有运送上来,冲到军马寨中的蒙古军队熙熙攘攘的涌到后面的城墙边上,上面一声带着川音的“给老子射.”的声音传来,一片箭矢从上面的射***下来,军马寨中的蒙古军队瞬间就传来一片惨叫,大片人中箭倒地。


军马寨中的蒙古军队也不甘示弱,立刻用弓箭还击,只是这钓鱼城的城墙设置得极为刁钻,把守城的军士保护得很好,下面射上去的箭矢,基本砰不到人城墙后面的人,大多都射到了空处。


“哈哈,这些龟儿子又给咱们送箭来啰”后面城墙上的守军将领哈哈大笑。


不得已,攻入到军马寨中的那些蒙古军队,在丢下了大片的尸体之后,只能从挨着军马寨后面钓鱼城的第二道外城城墙处撤离,暂时放弃了进攻。


钓鱼城外城的城墙上,夏平安眯着眼睛平静的看着军马寨中的蒙古军队从城墙边退去,又看了看远处蒙古军先锋大营的那面汪字旗帜,眼中芒闪动,轻声喃喃自语一句,“这下,你该来了吧.”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故意放弃的军马寨,就是夏平安丢出的孩子,为的是把蒙古先锋大军主帅汪德臣给引来,只有杀了蒙古大军先锋主帅汪德臣,才能彻底激怒此刻身在蒙古大军中的蒙哥大汗,为钓鱼城击杀蒙古大汉创造条件,将上帝之鞭折于此处,改写整个战争的进程。


这是夏平安依据历史的演化路径所设的连环计,这样的视野,也只有夏平安能有,其他此刻正在钓鱼城中奋战的大宋将士,根本看不明白主帅王坚故意放弃军马寨背后的种种战略考量。


果然,只是片刻之后,先锋大军攻下钓鱼城军马寨,已经进入钓鱼城的消息,就传到了蒙古先锋大军的主帅大帐之中。


“什么,我们已经攻下了军马寨”一听手下传来的消息,正在大帐之中与手下的一票将领商议着军务的蒙古先锋主帅汪德臣一下子就猛的得站了起来,虎眼生威,略显激动。


汪德臣不是汉人,而是蒙元名将,也是出身蒙古族将门,在战场上立功无数,为蒙哥大汗所器重,委为此次西路大军的先锋元帅。


天见可怜,汪德臣已经带着人马在这里攻打钓鱼城数月,这钓鱼城在王坚的统领下,犹如江中磐石,不为所动,他手下先锋大军早已经疲倦不堪,士气低迷,没想到数月苦攻,今日居然打开了钓鱼城的一个缺口,让他看到了攻下钓鱼城的希望,汪德臣怎么能不激动。


汪德臣和王坚也并非第一次交手,早在淳佑十年,王坚就在抗蒙总指挥余玠麾下与汪德臣在兴元、文州等地大战多年。对这个老对手,汪德臣是非常了解的。


“来人,备马”汪德臣喊了一声,直接披甲出帐,带着身边的侍卫,就朝着刚刚被蒙军攻下来的军马寨冲去。


来到军马寨,下马通过云梯进


入到这钓鱼城的外城,汪德臣看清里面的布置,也是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钓鱼城犹如铁乌龟,外壳是一层套着一层,他们花费数月时间打下军马寨,没想到这军马寨里面还有城墙,后面要继续进攻,他的先锋折损一定不比前面要小,而是更难,云梯什么的还要再次从下面运上来。


眼前的军马寨中,虽然挤着不少攻上来的蒙军勇士,但众人的脸上都有些疲惫倦怠之色,有些人看着前面依山而建的垒石城墙,甚至有了一丝惧意。


那军马寨对面的钓鱼城的城墙上,有几个穿着铠甲的宋军将领的身影非常显眼,仔细一看,不是王坚是谁。


汪德臣让手下停止进攻的准备,还往后退了退,然后就在两边大军的注视下,独自一人上前,来到阵前,对着军马寨后面城墙上的王坚就大喊起来,“王坚将军可在,我是汪德臣,特来劝你投降,可活你一城之命!”


作为蒙古大军的前锋元帅,汪德臣如此大胆豪气,在两军对垒之际独自上前劝降,几乎就要抵达钓鱼城的箭矢的射击范围,这让双方的军队都微微有些骚动。


钓鱼城的城墙上只是安静了片刻之后,只见城墙下的一道堡门缓缓打开,穿着盔甲的夏平安,从容自信,挺身按剑从城门里走了出来,直接来到了汪德臣对面二十多米的地方站定。


在看到王坚出城那些蒙古大军又是一阵骚动。


“哈哈,王坚将军这是要弃暗投明归降于我么?”汪德臣大笑。


“错了,我不是来投降,我只是下来和你说几句而已!”夏平安平静的说道。


汪德臣脸色一整,“王将军好胆色,居然敢出城站在这里与我说话!”


“哈哈哈,这钓鱼城原本就是我大宋疆土,你都敢站在这里,我为什么不敢站在这里!”夏平安环顾四周大笑,周围的那些蒙古军士看了,都被夏平安身上的气概震慑住。


“你想说什么?”汪德臣问道。


“你我都是武将,各为其主,在战场上也不是第一次交手,我们武将就用武将的方式来说话,你若敢在这里拔剑与我一战,而且能杀了我,我就让钓鱼城的守军投降!要是你被我杀了,就让你的人退出军马寨!”夏平安眯着眼睛看着汪德臣,“不知你敢不敢?”


汪德臣身上的气息一下子就变得犹如猛虎一样危险起来,一只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沉声说道,“你说的可当真?”


汪德臣自幼就练武习射,一直以勇武自居,在军中更是身经百战,不避刀矢,曾经在战场上更有过因坐骑被击毙而徒步率领麾下攻城的记录,汪德臣此刻也正值壮年,听到王坚的挑战,汪德臣哪里会怕,只觉得全身热血沸腾。


夏平安直接转过头,对着城墙上的守军下令,“我今日与蒙军先锋元帅汪德臣在这里公平一战,我若被汪德臣杀死,尔等就可开城投降,这是我的命令!”


城墙上的将校齐声领命。


“好,没想到汉人之中还有如此豪杰之辈!”汪德臣大吼一声,也直接转头吩咐身后诸人,“我今日在这里与王坚将军一战,以勇士的方式决一生死,也赌上钓鱼城和军马寨归属,我若战死,尔等就退出军马寨,一日内禁止攻城!”


蒙古先锋大军诸将领也是心中一震,齐声领命。


“呛”一声龙吟之下,夏平安已经拔出了腰间的龙泉宝剑,宝剑指天,“请!”


汪德臣也是猛的拔出腰间的弯刀,大吼一声,犹如猎豹一样,猛的就朝着夏平安冲了过来,举刀就朝着夏平安猛的劈来,动作身法和反应,都是久经沙场考验的高手。


双方刀光剑影在军马寨中交错,火星四溅,一串让人眼花缭乱的叮叮当当的声音之后,一道剑光如龙,从夏平安手上乍现,两人身形眨眼交错而过,汪德臣的身形踉跄了一下,艰难的扭过头,看了夏


平安一眼,“好剑法!


说完这话,汪德臣口中吐出鲜血,手上的弯刀坠地,一下子扑倒在地,一片殷红的鲜血,就从他的脖子上散开。


夏平安看了倒地的汪德臣一眼,手上龙泉入鞘,也没有看那些蒙古兵,直接就朝着钓鱼城的城门平静的走去。


身后军马寨中的蒙古兵在沉默了几秒钟后,一阵哗然,不少红着眼的蒙古兵就要冲上来。


突然,一个蒙古兵中将领模样的人大吼一声,对着那些蒙古兵们用蒙语大声的说了几句什么,那些想要前冲的蒙古兵们就停下了脚步,眼睁睁的看着夏平安重新返回到钓鱼城。


等到夏平安进入城中,几个蒙古兵上来收敛了汪德臣的尸体,随后攻入到军马寨中的蒙古兵们就如同潮水一样的退去。


“将军.”夏平安进入城中,城中的一干将校一下子就激动的涌了过来。


“等蒙军退去之后,收复加固军马寨城防!”夏平安下令道。


“是!”一干将校士气高涨的回答道。


就这么眨眼的功夫,整个钓鱼城已经欢呼了起来,王坚将军阵前斩杀敌军先锋元帅汪德臣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钓鱼城,而攻城的蒙军那边,则一下子蔫了,除了军马寨这边之外,其他地方攻城的蒙军迅速退去。


夏平安在钓鱼城中巡视着,不一会儿,就在城中的欢呼声中,来到了钓鱼城的西北方向,这里的外城的城墙上,有几座堡垒,那几座堡垒的高处,是箭塔,而箭塔的下面一层,有几个窗口,正对着西北方向,从开战到现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那几个窗口都被夏平安让人用沙袋和木板封锁住,从外面看,攻城的蒙军都以为这里是封死的,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东西。


这房间的外面,都有专门的军士和将校在守着,普通人都不能进入。


“将军.”夏平安一到来,守在这里的将校立刻行礼,把夏平安引到了房间之内。


这座堡垒的房间内,一个数米长的巨大的家伙正躺在房间内,被红布覆盖着。


夏平安掀开覆盖着那个大家伙的上面的红布,一门炮管差不多两米多长的漆黑火炮就在房间内显露出狰狞的面容——霹雳炮,大宋火器之中的王者。


夏平安轻轻的抚摸着霹雳炮那冰冷坚硬的炮身,来钓鱼城数年,夏平安就集齐工匠,打造了整整五门霹雳炮,训练了五队熟练的炮手,而且把霹雳炮安置在钓鱼城西北方向的堡垒之中,从蒙古先锋大军攻击钓鱼城到现在,数月时间,他一直让这五门霹雳炮按兵不动,留在炮台之中,在等待着时机。


夏平安查看了一下这里存储的火药弹丸等物,都保存完好,随时可以投入战斗,他暗暗点了点头。


“大人,什么时候才能让这霹雳炮开火,好好教训一下那些龟儿子,这几个月,我手下的兄弟这些日子都等不及了,都想让这霹雳炮发威!”守着这里的将领对夏平安说道。


“没有我的命令,敢擅自使用霹雳炮着,斩”夏平安冷冷说道,他看着那个脸色一凛的将领,又放缓一点语气,拍了拍那个将领的肩膀,看了周围的那些炮手一眼,安慰道,“让诸位兄弟再耐心等几天,我向你们保证,一定给你们建功立业青史留名的机会,这霹雳炮,不是打苍蝇用的,要打,就要,就要打折上帝之鞭.”


上帝之鞭?啥是上帝之鞭,在场的人都不懂,不过,既然王将军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不会骗大家。


堡垒内的五门大炮的炮口朝向钓鱼城的西北方,在安静的等待着。


随后,夏平安离开了炮楼,来到了最上面的箭塔处,朝着西方方向看去。


钓鱼城的西北方,那里有一座小山包,叫马鞍山,此刻,蒙古大军正在马鞍山的小山包上修


建瞭望台楼,好眺望观察钓鱼城中的情况,那瞭望台楼已经修建得差不多,台楼上的桅杆已经竖起,正在做最后的加固——箭塔下面炮楼中的五门霹雳炮,正对着那里,一切都在夏平安的掌控之中。


这边的城楼上,夏平安安排了几个眼力好的人,每日在这里盯着对面马鞍山瞭望台楼的情况


一有动静,马上就禀告。


夏平安自己,甚至就住在了这炮楼的下面,以便随时可以做出快速的反应。


汪德臣的尸体在天黑后就被送到了西路大军的中军大营之中,看着汪德臣的尸体,一直在中


军大营中的蒙哥大汗悲痛无比,愤怒欲狂。


“屠城,给我屠城钓鱼城城破之日,一定要让钓鱼城鸡犬不留,全部杀了.杀了.”


蒙哥大汗在大帐之中对着诸将暴怒,宣泄着大汗的怒火,“等明日过后,下令先锋大军加紧攻城,我一定要看到那王坚的脑袋放在我大帐之中.”


城外的蒙古先锋大军果然只是在休息了一日之后,到了第二天,就又黑压压的涌了上来,开始围攻钓鱼城。


而钓鱼城则不慌不忙,在守城诸将的指挥下,从容应对,一次次的把蒙古的先锋大军杀退,


每次的进攻后,除了留下尸体,攻城的蒙古大军什么都没带走。


如此几日之后,夏平安让人把城中“天池”内养的三十斤的大鲜鱼两尾及蒸面饼百余张用草席包裹好,用投石机抛到城外的蒙古大军的阵前,并在里面给蒙哥大汗留信一封,信内只有夏平安亲自写的一行字“任你再攻十年,也无法攻下钓鱼城,哈哈哈——王坚!”


这封信投出不久,就放在了蒙哥大汗的桌案前,看着信上那张狂的字迹,蒙哥大汗感到那一个个字就像耳光一样抽在自己脸上,让他的脸火辣辣的。


蒙古帝国大军横扫天下,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蒙哥大汗第一次有了动摇,此刻的西路大军,情况其实不容乐观,因为大军被钓鱼城所阻数月,已经无法按时和另外两路大军在EZ会师,川地酷暑难耐,江边湿气又重,而蒙古人本来畏暑恶湿,加以水土不服,导致大军军中暑热、疟疬、霍乱等疾病流行,不少战士还没有攻城,就已经在军营之中倒下,情况相当严重。加之攻城不下,主帅战死,先锋大军中已经士气低迷。


蒙哥大汗的目光穿过了大帐,看向了钓鱼城方向,感觉那里就像有一头看不见的巨兽,在吞噬着他的野心和在他在整个帝国中的威望。


蒙古大军已经踏平大陆万国,那一个个曾经匍匐在他面前的国王君主,比他宫里的太监都多,他率领的大军,怎么可能会在这小小的钓鱼城面前止步?


“我倒要去看看,那钓鱼城到底如何坚不可摧!”蒙哥大汗一巴掌重重拍在了桌面上,咬牙切齿。


几日后蒙哥大汗亲自来到了先锋大军之中,在诸将的簇拥下,来到了先锋大军位于马鞍山的瞭望台楼,近距离观察钓鱼城中的情况。


这瞭望台楼距离钓鱼城还有段距离,在钓鱼城的投石机的射程之外,也不用担心被城内的投石机攻击,所以蒙哥大汗放心的上楼,身边只跟着几个拿着盾牌的侍卫。


而让蒙哥大汗不知道的是,他刚刚到鞍山的瞭望台楼的时候,夏平安已经站在钓鱼城西北角的堡垒之上,手上拿着一个让制造叆叇的工匠打磨出来的单筒望远镜,脸色严肃的看着马鞍山瞭望台的方向,一道道命令迅速下达。


堡楼下面的炮台面对着马鞍山方向的窗口前的那些沙袋,木板,正在被迅速撤下,褪去红衣的五门霹雳炮的黝黑炮口,正直指那座马鞍山上的瞭望台楼。


操控霹雳炮的所有人都在忙碌着,炮手们闲了几个月,就在等这一刻,为大炮校准,装药,塞入霹雳弹,只等夏平安一声令下。


其实都不用校准,因为之前夏平安在训练炮手的时候,就是用钓鱼城周围的地块作训练目标,每个目标怎么瞄,怎么打才打得准,炮手们早已经烂熟于心。


而马鞍山上的那座瞭望台高出地面那么多,正是霹雳炮最好的靶子。


蒙哥大汗终于登上了瞭望台,朝着钓鱼城这边张望。


在夏平安手上的单筒望远镜中,蒙哥大汗的面容已经清晰可见!


“钓鱼城守将王坚与副将张珏和坚守钓鱼城诸将士今日折上帝之鞭于此!”看到蒙哥大汗上了瞭望台,夏平安自语一句,举着的一只手一下子就猛的朝下一挥。


“开炮.”站在夏平安旁边的张珏一声厉喝。



霹雳炮的五声炮响如同一声发出,火药的烟雾一下子从几座堡楼中升腾起来,宛如钓鱼城中打了一个震天雷。


马鞍山小山包上修建瞭望台楼几乎同时被五颗霹雳炮的霹雳弹击中,台楼上的桅杆轰然倒塌,高速飞舞的铁片和弹丸扫过整个瞭望台楼,台楼上一下子血肉横飞。


夏平安就看着蒙哥大汗的脖子和胸膛上冒出一团血花,整个人被霹雳炮轰得从瞭望台上跌落下去。


其他跟着蒙哥大汗走上瞭望台的蒙古诸将一下子也是死伤狼藉,倒下一片。


蒙古大军中谁都没想到,钓鱼城中居然隐藏着霹雳炮,那瞭望台楼居然就在钓鱼城中霹雳炮的射程之内。


蒙哥大汗从瞭望台上跌落下来的瞬间,就已经死亡。


蒙古大军的先锋大营彻底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