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追书 > 都市小说 > 特战之王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一十三章:藏

第五百一十三章:藏

  

最新章节!


中洲目前的基因药水种类繁多, 功效不同,需要的药材自然也是不同的。


特战系统内就有一个大队专门负责搜集药材的工作,可以调动的资源很多,全世界到处跑,折损率也很高,因为这样的部门,经常需要出没各种危险的地带,甚至是一些极端的环境,而且大多数时候还要面临来自于其他势力,甚至其他国度的竞争,厮杀从来不曾停止过。


而他们带回来的各种药材,则是有专门的库房负责储存,目前属于李天澜和东城无敌的双重管辖,以李天澜现在的身份,只要是有助于他伤势恢复的,任何药材他都可以使用,只要准备一份申请就可以。


只是现在李天澜根本用不到这些东西,他的身体现在最重要的是平衡,药性太强的话,反而会破坏这个平衡,后果不堪设想,唯一的办法,那就是靠时间一点点的熬过来。


只是李华成如今提起所谓的药材,他突然想到了接下来要跟君部的交锋。


今后一年时间里收获的药材怎么分配,制作的基因药水怎么分配,各种药水优先侧重哪些功能等等等等...


这些都是要他去君部亲自跟东城无敌理论的。


这涉及到接下来一年特战系统和君部各自能拿到多少基因药水,站在他和东城无敌这个位置上,这些都是可以在关键时刻拯救自己麾下战士性命的东西。


所以哪怕是亲生父子,该争都是要争的。


这种碰头之前每年都会发生,之前是古行云和东城无敌在争,古行云基本没赢过。


这难免会让君部更加强势。


现在是李天澜要和东城无敌去争,跟君部的其他几位巨头去理论...


还是那句话,李天澜不会放弃,只是希望到时候不要跟东城无敌打起来,更不要闹出东城无敌带着几个六七旬的老人殴打顾问这种笑话。


“老师是有事让我做?”


李天澜看了看李华成,注意到了他眼神里的可惜,主动问道。


“是也不是吧。”


李华成笑了笑:“我对你的伤势不太了解,但知道你的自愈能力是很惊人的,我原本打算,如果你的伤势有好转的话,可以近期去欧陆转一转。


中洲热闹,欧陆同样也不平静啊。”


欧陆何止是不平静,现阶段,眼看着就要成为黑暗世界的新焦点了。


李华成沉吟了下,继续道:“林族这次做事,有些霸道了。”


在联盟围攻李天澜的那一晚,林族高调入世,林枫亭召回了林族散落在全世界各地的高手。


陌生的巅峰无敌境林枫林直接覆灭了阴影王座,同时对整个黑暗世界宣布:欧陆成为黑暗世界的禁区。


林族的实力很强,但显然是不可能号令黑暗世界的。


林枫林的禁令对一部分人来说有用,可对另一部分人来说却没有效果,很多人都在欧陆看到了机会。


目前放眼整个黑暗世界的话,无敌境高手虽然没几个,但半步无敌,甚至是顶尖的半步无敌境高手还是能找出一些来的。


但凡能走到这一步的,大部分要么属于某个势力,要么自身就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势力,独行侠极少。


在欧陆联盟情况危急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机会。


因为所有人,甚至包括中洲都坚信,这次的事情之后,欧陆联盟或许会元气大伤,但这个联盟是不可能散掉的,当所有风波过去,他们依旧会是中洲和星国之外的第三极。


而这样一个可以影响全世界的联盟,目前正处在极度缺少高手镇场子的尴尬局面里。


这种时候,任何一个顶尖的半步无敌境高手,对于欧陆而言都是极为重要的。


现在投靠过去,得到的就是整个欧陆联盟的资源扶持。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突破无敌境的话,那么在加上欧陆联盟的资源,一个新的超级势力,这不就出现了么?


跟东皇宫跟林族作对确实风险极大,但李天澜已经重伤,林枫亭不出,巅峰无敌境的林枫林虽然可怕,但在顶尖的半步无敌境高手眼中,未必就有多么高高在上。


而且欧陆联盟的局面不会太长久,星国必然是要出手支援的。


总的来说,如果在这个时候投靠欧陆联盟,风险是不小,但收获同样极大。


在这样的心态下,这段时间有不少半步无敌境的组织都试图进入欧陆。


林枫林也没惯着他们,只要发现就会亲自出手,有一个杀一个。


而这更进一步的刺激到了欧陆联盟。


欧陆联盟不断抗议,同时给林族施加压力,那片大陆,整体的气氛已经变得越来越紧张了。


“霸道一些未必是坏事。”


李天澜说道。


“就怕他们的霸道,是因为错估了你的伤势恢复速度。”


李华成皱了皱眉:“我原本是想让你去欧陆的。


现在那边局势紧张,但是欧陆联盟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准备,星国也没有正式介入,你这个时候过去的话,快刀斩乱麻,不说奠定大局,但至少能积攒很大一部分的优势。


有了这种优势,盛世基金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你现在的状况...”


他摇了摇头。


李天澜笑了笑,他的声音平静而自信:“我现在就算重伤,黑暗世界也没人是我的对手。”


李华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突然问道:“你现在的战斗力,到底在什么层次?”


谁都知道李天澜重伤了。


但重伤的李天澜依旧是李天澜,他能干掉李狂徒,那么在干掉李狂徒之后,现在的他,有能发挥出什么层次的实力?


李天澜认真的想了想:“比巅峰时期肯定要差很多,应该在无敌境的极限程度,但是...不太好说。”


“嗯?”


李华成有些茫然。


无敌境的极限和巅峰无敌还是稍微有些不同的。


望月弦歌,王逍遥,现在都是巅峰无敌境。


而李天澜所谓的极限,大概是雪国乱局之前,王天纵那种层次。


这话李华成能听懂。


但是这个所谓的不太好说又是什么意思?


“我似乎还有些其他手段。”


李天澜琢磨着,慢慢的说着:“不,不是似乎,我还有些其他手段...但是,我还不知道具体怎么使用。”


李天澜也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手段,在追杀李狂徒的过程里,尤其是即将杀死李狂徒的时候,他的大脑跟完全爆炸了一样,整个人的意识似乎是清醒的,但又前所未有的恍惚,有些手段,完全是近乎本能的用了出来。


李天澜现在甚至连原理都没弄清楚。


他个人觉得是武道的新变化,但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几年之前,他曾经以为自己看到了武道的终点。


而在他大脑中不断灌输的画面中,在另一片时空,他似乎同样看到了那个所谓的终点。


光明与黑暗。


真实与虚幻。


这就是他眼里的终点。


这样的终点曾经支撑着他拥有着最完美的剑意。


在雪国乱局时,还没有踏足无敌境的他甚至可以用这种剑意驾驭李狂徒的剑气跟王天纵硬碰硬。


只是李天澜已经越来越怀疑这样的判断。


光明与黑暗, 真实与虚幻...


这样的理念,真的是武道的终点吗?


确切地说,这样的理念,真的...就是武道吗?


还有北海王氏的六道轮回剑...


轮回,也算是武道?


以李天澜现在的眼光来看,他总觉得北海王氏的六道轮回剑有着某种缺陷,而且是相当巨大的缺陷。


这种所谓的缺陷,如果局限在武道中的话,在某种层次甚至会被无限放大。


但如果跳出武道的局限的话,在另一个层面,六道轮回剑的理念反而会变得很完美。


而李天澜自己的理念同样也是如此。


曾经支撑着他有着完美剑意的武道,随着他自身的层次越来越高,他同样也可以看到某些缺陷。


至少,他可以肯定,这是某种终点,但绝对不是武道的终点。


他的理念,还有北海王氏的六道轮回剑,准确的说,这应该是另外两条道路。


就跟精神领域不同于武道一样。


这两条道路,应该也是不同于武道的。


但到底是什么,李天澜暂时还没有明确的概念,只能将这些理解成某种...其他的手段。


而真正纯粹的武道,应该就像是剑二十四这种。


纯粹,专注,所以极致。


破碎一切,不妥协,不退后。


李天澜曾经以为自己的理念超脱于剑二十四,但现在看来,何来超脱?


他只是无意间,意识到了另外一条道路。


“我没有办法解释。”


李天澜皱着眉,缓缓道:“我杀李狂徒的时候,老师看了吗?”


“看了。”


李华成平静的点了点头:“不止是我,当时在这里的,还有无敌和闻天,我们看的是实时画面,现在还有录像,也许几百年后,这会成为特战学院的经典教材。”


“现在可以在看看。”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说道。


李华成有些不解,但却没有多问什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拉开大屏幕,从抽屉里拿出暂时还算是绝密的录像开始播放。


录像跟李天澜追杀李狂徒的漫长过程不同。


卫星拍下的画面被剪辑过,看起来就像是一场从头打到尾什么都不解释的大片,记录的都是他和李狂徒交手的画面。


画面略微有些模糊,至少两人的形象基本是看不清的,动作也不太清晰,但大致还可以看明白。


李天澜从头看到尾,在画面播放到尾声的时候,他扬了扬眉:“就是这里。”


画面中是李狂徒刺向李天澜的最后一剑。


煊赫的剑光照亮了破碎的105号基地。


锋芒在夜色中肆意蔓延。


剑气接近了李天澜。


然后,所有的剑气在接近李天澜的一瞬间完全消失了。


无声无息,毫无征兆的消失了。


“这是?”


李华成的语气里没什么震撼,只是有些疑惑。


老实说,他没有看懂。


但他并不意外他自己没看懂。


因为他根本就不懂武道,就连惊雷境之间的交锋他都不一定能看懂,更何况李天澜和李狂徒之间的高端操作?


说到底,他是精神领域的大师,以他现在的水准,哪怕没有相应的战斗经验,但收拾个巅峰无敌境也是轻轻松松,他经验固然不足,可别人面对他这种选手,同样也是经验不足。


对于所谓的高手,他是能杀的,但隔行如隔山,有些东西,能应付,但就是看不懂,这也没办法。


“李狂徒这一剑,我当时的感觉是很奇怪的。”


李天澜慢吞吞的说道。


“难道不是当时你挡住了那一剑么?剑气相互抵消,所以那一剑没有伤到你。”


李华成问道。


“哪里有这么容易?”


李天澜摇摇头:“那已经是李狂徒的最后一剑了,他当时的状态极差,伤势加重,但这一切在死亡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


那是他燃烧生命的一剑,真正的威力或许比不上永恒一剑,但绝对对得起他的境界,那就是天骄领域的一剑。


以我当时的状态来说,硬抗是不可能抗住的,真要逞强,下场多半不会很好,陨落的可能性高达九成九。


但这一剑我接不住,却可以躲开,说到底,这无非是李狂徒最后的尝试罢了,那一剑很强,但他自己也没抱太大希望。”


李华成看着他,没有说话。


李天澜的意思很明显。


那一剑,他是扛不住的。


可是那凌厉的剑气却在接近他的时候突兀的消失了。


“但是当时我的状态很奇怪,我明明可以躲开那一剑的,但是当时我就是不想躲,我也不想死,就像是一种直觉一样,而结果也跟我想的一样,那一剑,所有的剑气,在接近我的瞬间都完全消失了。”


“为什么会这样?”


李华成问道。


“我不知道。”


李天澜摇摇头:“估计那会李狂徒也挺憋屈的,但是我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不过...我总觉得,那一剑虽然消失了,但是那一剑的剑气,还在的。


换句话说,李狂徒的巅峰一剑,还在。


只是...好像...”


他的语气带着不确定:“好像那一剑,被我藏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