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追书 > 科幻小说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决定当海后 > 第44章 示弱

第44章 示弱

  
“虞青琅,你可知罪!”两人刚抵达静思堂前,还没等小祺将配剑收回剑鞘中,虞海后整个人就被一道看不见的力量扯进了那座气势威严的大堂里。

  “砰”得一声,她双膝一软,竟然直直地跪在了堂前。梧泷大概没有想到她毫无反抗之力,更何况他正在气头上,下手没有留有丝毫余力。

  “怎么回事?你为何体内真气尽失!”梧泷真人皱着眉,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女弟子。

  虞青琅面色平静,一言不发。

  实际上虞海后在抵达的路上已经在脑海里打好了腹稿,打算一见面就将想好的说辞和盘托出。没想到这位嫉恶如仇的师叔下手太狠,膝盖传来的剧痛瞬间蔓延到全身,她整个人五脏六腑像是全部搅在一起那般生疼,真的像小说里那种受尽酷刑的谍战人员那样从脚后跟一直疼到了天灵盖。

  她知道咬后槽牙会让面部肌肉有明显的起伏,只能将舌尖紧紧抵在上下牙齿之间。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维持住原身那张万年不变的死人脸。

  真下好了,都不用刻意去维持那个高傲的人设了。现在的她整个人,看起来可太像个硬骨头了,比金刚石还硬的那种。

  另一旁站着的白珊瞥了她一眼,也紧跟着跪下,口齿清晰地对桐泷真人说道:“弟子有罪,请真人责罚。”

  听得出白珊伤势比她更重,只是说句话的功夫,她的气息立刻变得紊乱。梧泷真人立刻挥手隔空将她扶起,同时散出一道真气帮助她平复,淡淡说道:“这与你何干。”

  好家伙,虞青琅嘴硬不肯认罪,白珊倒是痛痛快快的认了,还一口一个“请真人责罚”。她看着对方一开始胜券在握,就等着真人主持公道的样子。现在这番举动估计是得知她体内真气尽失,白珊感觉到一丝不妙,想立刻提醒真人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顺便磨灭梧泷真人刚刚升起的怜悯心。

  除了手段有些稚嫩,反应速度确实是挺快的。

  看来这个时候,作为主角的白珊也才刚刚开始她的爽文女主之路。

  “青琅,我问你话呢。”能做到掌刑长老位置的梧泷真人自然不是那种没心眼的直肠子,尽管他将白珊扶起,可白珊那点小心思他却也看得清楚。之前栖禾还动了想收白珊为亲传弟子的念头。现在看来,这小丫头尽管天分惊人,心眼却一点不少。看来还得劝师妹再考量一阵子。

  白珊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反而惹了桐泷的疑心,更让栖禾真人收徒的计划放缓了。不过即使知道了也不妨事,她本身也不是冲着栖禾去的,直接拜入虞青琅所在的鸿蒙师尊门下才是她的目的。本来鸿蒙师尊已经久不收弟子,她对这事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原打算这次笔试拿到第一再进入秘境成功让太一剑认主,光耀师门后再当众向师尊表明心意。可那人却给她支了一个妙招,她听后便着手实施,比试中虞青琅果然中计偷袭重伤了自己。这下自己虽然没有拿到名义上的第一,却赢得了无数人心。到时候拜入鸿蒙师尊门下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南宫家那群无情无义之徒,将势微的自己和母亲赶出家门。自己既然能拜入玄门,又因外门弟子的身份受尽了不少冷眼和嘲笑,这回势必要借助与那人的合作,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将那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统统踩在脚下。

  而虞青琅,这个自视甚高的女剑修,将是她白珊的第一块垫脚石。

  最初的愤怒转为震惊又转为不耐,梧泷真人已经等了许久。他看着眼前面容冰冷的虞青琅,又出手探了探她体内的真气。

  干干净净,甚至还不如外门打杂的那些修为末等的弟子。

  “比赛当日弟子已自认技不如人,不知何故心神恍惚,再次苏醒后发现手中长剑已刺伤同门。”虞青琅终于开口,目光沉沉,直视梧泷真人。

  梧泷真人眉毛一跳:这是,在强行洗白了?当日他可是亲眼看见虞青琅毫不犹豫地反手出剑,那一剑可真是刺得毫无保留。若不是白珊根基稳固,恐怕救回来也是个废人了。

  这话听在白珊耳中更是乍如春雷。难道,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不可能,那人明明保证过此事定会做得滴水不漏的!

  “真人明鉴,当日众目睽睽之下胜负已分。即使弟子出手伤人也于结果无益,更是会于名声有损。弟子虽愚,也知现下入秘境取太一剑方为正事。此事不论于弟子还是其他同门,都是百益而无害。更何况,弟子出手重伤同门,领受相应的惩罚的不说,还极有可能被取消参与秘境试炼的资格。弟子绝无必要冒此等风险,此事还请师叔明鉴。”

  她这番话倒是有几分道理,梧泷真人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胡子。

  来的路上,小祺大概误以为她因为要去见梧泷挨罚才满腹心事,便以安慰的口吻告诉她即使不能以第一的身份进入秘境,也还是有可能拿到太一神剑的。这才让虞海后得知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她细细一分析,挨打受苦没什么问题,闭门思过也不是大事,可要是错失了这次进入秘境的机会,那才是真是要玩完。毕竟白珊是这个世界的气运女主,一旦让她拿到那把剑,自己估计就连默默苟住也成奢望了。

  她按照原身的逻辑和脾性顺了一遍,这番说辞简直天衣无缝。看着梧泷真人逐渐舒展的眉头,就知道这人听了进去。所以最后她甚至喊出了“师叔”。开玩笑,虽然走关系可耻,可是她现在都自身难保了,有关系不攀扯那不就是□□裸的等死吗?

  白珊会打感情牌装可怜,她也会啊。

  更何况,原身那个冷淡高傲的人设,偶尔示弱一次,杀伤力可比那种本身就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大得多了。

  看着梧泷真人平和的脸色,白珊顿觉得那道伤口又隐隐作痛,不由得捂着伤口轻咳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