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追书 > 科幻小说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决定当海后 > 第38章 结盟

第38章 结盟

  
季琰能成为虞父千挑万选的女婿,自然不单单是因为父辈的交情。

  这一次的设局正是白珊的尖叫声成功骗来了他,才有了后面顺理成章的一切。

  许源或是因为惊吓过度,或是因为投鼠忌器,大概是不会去深究这个。更何况自己明面上依旧和白珊水火不容,白珊三言两语就能轻易将她糊弄过去。

  可是思维缜密的季琰,肯定会发现这一违和之处。

  一个惊慌失措,尖叫求救的女生,怎么可能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就完全消失了呢?尤其是当众人已经听从他的指令中断这场所谓的“游戏”时。

  当时他没仔细去听,后来回想,那声尖叫就是白珊的声音。

  毕竟上辈子白珊在儿子周岁宴上哭闹的视频他看过,尽管是成年后的声音,但与白珊现在的声音也相差不大。

  许源被扶起时,他更是听到那几个女生偷偷议论着平时和她形影不离的白珊怎么没了踪影。

  联想到今天虞安安和许源对峙时传出来的对话内容,季琰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虞安安不知什么时候成功策反了白珊,两人将计就计,联手做了一个局。

  他本该像无数次被卷入女生们的争斗中那样置身事外。但这次这群人互斗,竟然算计自己成了绯闻的男主角,他的心情就不是那么平静了。

  虽然对他的影响不大,在外人看来他也是被算计的那个,白白受了一场无妄之灾。更是有人借他的名义偷偷给家里的老人送去了补品,无非是希望他能缄口不言。

  毕竟他和许源只是同学,对方却能拿到他的私人信息。明眼人都能看出学校内部有鬼,他如果执意捅出来更是会让学校的声誉受损。

  这样巧妙的布局,换作前世的自己,恐怕应付起来也会显得有些左支右绌。

  不管是哪一世,对于有心计有手腕的女人,季琰向来是忌惮多于欣赏。毕竟有脑子的坏人,比起没脑子的好人,还是容易谈判得多。聪明人总会审时度势,作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而他经过上一世在商海里的历练,总有把握能够拿捏住对方,达成他自己想要的目标。

  他不相信许源有那个胆子为了对付虞安安就拖他下水。敢这样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算计他的,他印象里只有一个——那个戴着几分傲慢的「兰陵王」。

  也就是顶替了原本虞安安的,那个人。

  面对这样的聪明人,装傻充愣倒显得落了下乘。更何况他的骄傲决不允许自己第二次卷入这种拙劣的桃色算计中。所以必须立刻和那人摊牌。

  能用来和她谈判的筹码有什么呢?因为不清楚对方的底细,对于第一次会谈,季琰决定还是以试探为主。

  果然来了啊,真不愧是这个世界里,和自己性格重合度最高的人。虞安安歪着头对他露出一丝玩味的笑。

  季琰不由得愣住了,这种笑容,他前世从未见过。忽然他很好奇这一世如果这个虞安安能嫁给自己,两个人的婚后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父母最近去旅游了,直接来我家吧。”他看见虞安安打开了门,冲他做了个“请”的姿势。

  她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甚至都没有质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门口。好像早就料到自己回来找她一样。

  如果只是普通同学,他没有理由知道她家的具体位置,更不会畅通无阻地通过门卫盘问,在她家门口等她。所以这个虞安安果然也和他一样,也有前世的记忆。不过看她对自己的态度,大概那些记忆里自己并没给她留下好印象。

  季琰跟着她走进虞宅,不知怎么,有些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也是,前世他一心想着工作,她心里又一直有别的男人。自己能忍住帮她打掩护已经是仁至义尽,两人之间怎么可能有什么温情脉脉。前世作为丈夫,他确实很不合格。看来要突破虞安安的防备,让她对自己交付真心之路,道阻且长啊。

  “说吧,你要和我谈什么?”打发走想看热闹的张姨,虞安安和季琰面对面坐下。她随手抓起一个靠枕,整个人懒洋洋地窝在沙发里。

  “当然是交易。以后的事我可以帮你,作为交换,你成年后要和家人表明履行和我的婚约,最重要的,是要真心地对待我的爷爷奶奶。”

  “就这?你觉得你能帮我什么?”虞安安不为所动。

  “帮你保守秘密。”季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有点烫。他不动声色地放下了杯子。

  “说实在的,你的提议对我而言毫无吸引力。”虞安安打了个哈欠,看了眼客厅的钟表,半开玩笑地下起了逐客令:“你不会是打算拿着这个幌子来我家蹭饭吧。”

  “我没必要为了一顿饭特意和班主任请半天的假。”季琰不痛不痒地顶了回去。

  “你想告发我就去呗,看我亲爱的爸妈会相信我这个女儿,还是会相信你这个外人。”咖啡应该能喝了,虞安安端起来轻啜了一口。虞父新换的豆子比之前的更符合她的口味。如果不是想着晚上喝多了会影响她的美容觉,她倒是挺愿意再来一杯的。

  “我没有低估你,但也不希望你高估自己。”季琰看着依旧不为所动的虞安安,看来得亮底牌了。

  他也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不紧不慢地开口:“这次如果没有白珊配合,你是很难打赢这场仗的。我虽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不喜欢输。”

  这还差不多,虞安安终于有了点兴趣,眼神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而白珊之所以选择和你结盟,无非是因为她现在以为自己只能依靠你。毕竟她想嫁入程家,身边除了你,没人能帮忙。”

  季琰和白珊现实中几乎没有交集,他竟然知道白珊的想法?虞安安眉头一挑,有些意外。即使他和白珊都是重生者,他也不会有机会知道白珊今生的目标。看来原身这个前世的未婚夫身上,也有一些没有解开的谜团。

  “所以?”

  “所以如果我能给她提供一个更好的选择,你猜她会不会像对待许源那样,也反咬你一口?”

  这,季琰现在的表情就差把“我在威胁你”五个大字贴在脸上了。真是坏得……坏得理直气壮。

  太可惜了,如果不是这世界里还有一个和她那个杀千刀的男友有几分相似的病秧子,她真不介意和季琰假戏真做。

  虞海后叹了口气。

  季琰有些意外。他原以为对方要么会面对威胁恼羞成怒,要么会权衡之后乖乖就范,叹气是什么意思?

  “我想赢,这是真话。”季琰看见虞安安终于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用带着几分赞赏的目光看着他。

  “那我们现在就是盟友了,季学长。”

  “既然如此,那你不介意邀请你的盟友共进晚餐吧。”面对未婚妻,季琰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矜持的必要。

  ……什么高岭之花,这人明明就是厚着脸皮来蹭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