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追书 > 都市小说 > 轻熟 > 第422章 命要紧

第422章 命要紧

  掀开被子,人已经睡着了。程桥北无奈的摇头,挨着陈宁溪躺下。眼睛一眼不眨的描绘着她的脸,她睡得很沉,像只慵懒的猫。他忍不住摸她的脸,被吵到的人眉心一蹙,程桥北瞬间僵住,不敢再乱动了。只要看到她,内心的放松和安宁就会让程桥北卸掉一身的疲惫。关于孩子的事,他真的不在意。原生家庭没有给过他温暖,所以,他没信心自己会是个称职的父亲。而眼下,他只想做个称职的丈夫。夜深,陈宁溪被压得不舒服,睁开眼发现程桥北一条腿压在她身上。她用力推开,下床去喝水。手机上的时钟显示凌晨3:35分,这个点醒来,再睡着就难了。担心吵醒他,陈宁溪去次卧开了台灯看书。翻开海缆与海上风电方面的书籍,她用枫叶自制的书签插在书页中,看到有用的会用笔抄录先来做笔记,看了一个多小时,困意袭来。程桥北睁开,发现身旁的位置空着,摸下床单,竟毫无温度。走出房间去找人,客厅和厨房没有,在次卧发现她了。桌上翻开着一本厚厚的专业书籍,旁边是陈宁溪做的笔记,看起来昨晚写了不少,她的字如她人一般,笔锋利落、流美舒朗。他轻手阖上笔记本,又将书签插在翻开的那页。还是让她多睡会儿吧,悄悄退出房间,关上门。等陈宁溪被叫醒,程桥北已经把早饭做好了。“老婆,起床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程桥北近在咫尺的脸,懒洋洋的问:“几点了”程桥北说:“八点了。”陈宁溪闭上眼,猛地激灵下,“几点”程桥北微笑,“八点。”她蹭一下坐起来,急匆匆去换衣服洗漱,“哎呀……你怎么不早点叫我,……都怪我,昨晚看书看太晚了。”程桥北将牙膏挤在牙刷上递给她,陈宁溪边刷牙边哭唧唧的表情,呜呜呜呜……他觉得陈宁溪偶尔毛躁一次还挺可爱的,说道:“来得及。”“来不及了,”洗面奶的冒泡被胡乱的揉在脸上,“今天八点半开会,早高峰堵车,我要是迟到,让全单位的人等我,多丢人,我还是领导呢,我还怎么要求别人。”程桥北说:“早饭吃了。”陈宁溪双手合十,“老公今天对不起,我吃不了早饭,真的要来不及了。”她拿了手机和车钥匙就往门口疾步走,程桥北见状,赶紧打包一份三明治递给她。“拿着,路上吃。”陈宁溪接过就冲出家门,房门关上,屋里剩下他一个人。程桥北来到餐桌旁坐下,端起牛奶喝口,突然注意到对面餐盘的三明治,又低头看着自己空掉的盘子。“我去——”陈宁溪不喜欢吃肉松芋泥的,结果他拿错了。此时,站在电梯里的陈宁溪正在回复手机消息,并没有注意三明治的食材,一口咬下去,人都炸了。她静止了两秒,脸色由白转红,紧接着:“呕——”差点吐了。紧接着程桥北的电话进来了,“老婆,你别,”不等给他说完,陈宁溪:“已经吃了。”“呃……”程桥北尴尬的说:“祝你有个愉快的心情。”陈宁溪轻吁口气,“呼……我谢谢你。”紧赶慢赶终于在开会前一分钟来到会议室门口,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太过仓促,她深吸口气,平复下气息才走进去。程桥北走进公司,正好撞见魏莱,他心紧了下,或许是心虚迟到了,在质疑的同时,显得底气不是很足。“干嘛”魏莱举起手里的马克杯,“倒咖啡。”程桥北:“……哦。”他绕开人,走进邓岩的办公室。刚才两人的互动落在邓岩眼里,嘴角的笑弧虽浅淡还是被程桥北注意到了。“你笑什么”程桥北问。邓岩:“……没有。”程桥北回头看眼茶水间的方向,见魏莱还没出来,压低声音对邓岩说:“管管你老婆,别老看着我。”邓岩推了推镜架,“……我不敢。”“你……”程桥北一脸无语,点点头,“行,”还想说什么,可联想起自己,“……算了吧。”他也不敢再陈宁溪面前造次。程桥北问:“让你查的人,查得怎么样了”邓岩说:“目前找到两个,还在继续筛选。”程桥北微抬眼睫,邓岩说:“西浦投资的白泽,还有乾坤集团的邹勇。”听到邹勇的名字,程桥北不动声色的直起身,“继续查吧。”但凡有实力相当的公司,程桥北也不会选择邹勇。可邓岩送来的资料里,符合条件的只有四家公司,正通资本黄元伟,丰瑞投资鲁宇昂,但经过对比,乾坤集团是最优选。邓岩知道两人之前有过过节,但自从与陈宁溪结婚后,有陈家这层关系在,缓和了不少。邓岩看出程桥北的犹豫,问道:“你和邹总的关系怎么样”程桥北把玩着手里的笔,目光复杂,“我随宁溪叫他一声邹叔,面上看着倒是可以,不知道谈起生意来会不会借机泄愤。”邓岩也觉得事情难办,现在的情况是,优选的企业有私人恩怨,没恩怨的企业又不够优选。“我再考虑下。”程桥北说。邓岩退出办公室,关上门。程桥北看着面前摆着的四份资料,先将乾坤集团的拿走,身下的三家 投资公司拿出西浦的资料翻开看。白泽算是富二代出身,家境殷实,父母做制造业的,他没子承父业,学成后开办了投资公司。如果说三个人里,谁更符合程桥北的选择,应该是白泽了。但他毕竟没接触过白泽,光看简历还是不够客观,程桥北要在白泽没防备的情况下看看他的人品如何。程桥北让魏莱查下白泽平时都去哪消遣。魏莱很快查到消息,“程哥,白泽喜欢玩极限运动,他这周末去玉山玩滑翔伞。”程桥北皱起眉来,“滑翔伞”魏莱点点头,担忧的问:“程哥,你去吗”程桥北摇摇头,整不了,整不了,“不去,命要紧。”魏莱:“……”程桥北看着日历上距离周日滑翔伞还有四天,最终还是打电话联系了林瀚锐。电话接通,程桥北问:“滑翔伞你玩得厉害吗”“那你是问对人了。”林瀚锐正在陪梁蕾看婴儿用品,“你要干嘛”程桥北说:“我周日去玉山滑翔伞,你只有四天时间教我,搞不搞得定”........007...23.